金元宝高手论坛
对话疑似“梅姨”前男友:她不愿结婚自称有个女儿
发布日期:2019-11-24 06:23   来源:未知   阅读:

  “梅姨”究竟长什么样、有无明显易于辨认的外貌特征?哪里口音?行为习惯如何?……诸多疑问,除张维平之外,唯一能给出答案者,指向了家住广东河源紫金县的农民王华。

  据新华社、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张维平受审时曾在庭上交代,“梅姨”当年曾带他到过王华家,他判断“梅姨”和王华是男女朋友关系。

  丢失儿子的父亲申军良,正是在庭上听到这个消息后,才印了几百张“梅姨”的第一幅画像,赶到了王华家求助。

  目前,网络流传较广的“梅姨”短发、圆脸素描画像,也是申军良在得到王华对第一幅画像“不像”的答复后,促成画像专家林宇辉依据王华的回忆,画出了第二张画像。

  11月19日,据新华社报道,“经张维平辨认,第二张画像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

  11月20日,封面新闻记者赶赴广东河源紫金县,独家专访疑似“梅姨”男朋友王华,尝试着通过王华了解梅姨更多不为人知的信息。

  王华今年65岁,住在河源紫金县的某个村(注:应受访者要求具体地址隐匿),育有4个子女。

  早年间,因家境贫困,五个兄妹中排行老大,王华早早就跟着父母下了田,没进过一天学堂。

  二十多年前,妻子在一场车祸中不幸去世,4个子女,最小儿子不到10岁,王华生活得有些艰辛。

  劳作之余,王华帮乡里人建房子,打零工供孩子上学。乡亲们看他日子不圆满,便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

  王华回忆,大约在十五年前,镇上一位远房亲戚找到他,说认识一个五十多岁女人,丈夫去世,守寡多年,问他是否愿意接触一下。

  随后几年,两人断断续续相处日子中,对这个“女朋友”,王华最深的印象是:“爱打扮,每次回来,都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

  女人外表算不上突出,考虑到自身家庭条件,王华与她见了第一次面后,心里也就认可了这个女人。

  此时,王华对这个女人的了解,仅限于她的自我介绍:“韶关人,名叫潘冬梅(音)”。

  王华只记得,那一天,他出门做工,孩子们都上学去了。傍晚回家,“潘冬梅”进不了门,在院子里等了他很久。

  因为不了解,王华留了个心眼,没敢把卧室钥匙给“潘冬梅”,家中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也尽量没让她知道。

  王华回忆,“潘冬梅”虽衣着光鲜,看上去像个家庭主妇,“但做饭的手艺不怎么样,做得很简单,搞点盐,搞点油,煮熟就好,炒熟就好”。

  让王华至今耿耿于怀的是,这个女人“还有点吝啬”:“她从来主动花钱,不买菜。家里有肉,她就煮点肉,有菜就煮点菜。肉煮完了,菜煮完了,她就不做饭,饿着等我回来。”

  接触几次后,考虑到自己年龄大了,孩子们也需要有个妈妈,王华希望和“潘冬梅”走个法律程序。

  “她说快了,我就听不懂。反正不是本地口音,也不是惠州口音。问她是哪里人,她一会儿说是韶关人,一会儿说是新丰人。我也没出过门,不知道韶关是哪里,也不知道新丰是哪里。”王华说,他也听不出来“潘冬梅”讲的是客家话,还是粤语。

  当时,王华希望“潘冬梅”如实告诉其家庭情况,并且留下来,跟他一起好好过日子。“潘冬梅”却支支吾吾,不愿意,“她说:她家里有个女儿丢不下,自己在外面还有生意”。

  有一两次,因为不识字,王华当着孩子的面,半开玩笑地让“潘冬梅”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但“潘冬梅”把包一拽,黑着脸说,“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在王华印象中,“潘冬梅”总是行踪“神神秘秘,来之前从来不通知,走的时候也不打招呼,有时一走就是几个月没有音讯。突然回来,住上几天,早上醒来,她又不见了”。

  “潘冬梅”的举动,让王华觉得这个女人和他过一辈子的可能性不大,他也断了和她结婚的念头,“要来找我就来,不来也无所谓”。

  王华不再询问“潘冬梅”的家庭情况,后者也从未带过家里人来紫金了解王华一家的情况。

  王华只记得,有一次,“潘冬梅”带过一个四五岁小女孩来家里,称女孩是“哥哥的女儿”。除此之外,王华没见过“潘冬梅”其他亲人。

  而另一边,2016年3月,广州增城警方抓获了张维平、周某平等5名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

  2017年6月,增城警方根据张维平的供述,请专家模拟画出“梅姨”的第一张悬赏通缉画像,但未收到有效线索。

  据新华社、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张维平曾在庭审现场供述,“梅姨”带他去过紫金县一个农户家里,他待了一会儿就走了,“梅姨”留下了,他感觉“梅姨”和这个农民大哥是男女朋友关系。

  澎湃新闻曾对这一细节表述为,“庭审时公诉人出示的案卷材料显示,办案民警还带张维平在紫金县找到‘梅姨’的男朋友”……

  寻找儿子12年的申军良,2017年11月2日,也在庭审旁听席上,并听到了“梅姨”男朋友这个信息。

  当天下午,申军良复印了数百份“梅姨”第一张画像,根据张维平供述地址,赶到紫金县,找到王华,希望王华为他提供更多信息。

  由于时隔已久,王华无法确认女友“潘冬梅”是否就是“梅姨”。王华只是告诉申军良,画中人不像“潘冬梅”。

  此后,申军良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村里人也说,画中人不像“潘冬梅”。

  2019年3月,有着“画笔神探”之称的林宇辉,在增城有关部门工作人员陪同下,找到王华,依据王华回忆,林宇辉对“梅姨”进行第二次画像。

  据梨视频视频报道显示,王华就坐在林宇辉旁边,一边描述,林宇辉一边画。林宇辉最后还介绍,王华看了第二幅画的成品后表示,“有百分之八九十像”。

  第二张画像出炉后,增城警方予以了发布,以此希望得到梅姨线日,一张梅姨彩色画像开始在网上疯传。当天,公安部有关部门回应彩色画像“并非官方发布”。不过,林宇辉、申军良等人均表示,梅姨彩色画像,是一家电脑公司在第二张画像上填色而来。至此,梅姨画像出现三个版本,也让“梅姨是谁”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11月19日,新华社以《独家!广东警方回应:“梅姨”身份与长相暂未查实》为题报道称,“应被拐儿童家属多次要求,2019年3月,广州增城有关部门派员陪同曾替被拐儿童画像的外省退休警务人员找该男子(指张维平供述的梅姨在紫金县的男朋友王华),对‘梅姨’画像。经张维平辨认,第二张画像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与第一张画像差异较大”。

  11月20日,在王华家中,封面新闻记者递上林宇辉花数个小时完成的“梅姨”素描画像印刷品,请王华再次其与“潘冬梅”的相似度,王华看了一会儿后说,“脸有这么胖,但感觉‘潘冬梅’的脸和脖子,都比画像上的脸、脖子要长一些”。

  至此,究竟是张维平供述有误差,还是王华记忆有误差,暂无人知道。张维平口中“梅姨”,与王华女友“潘冬梅”,是否为同一个人,也暂无权威定论。

  据新华社报道,由于“梅姨”参与该系列案的线索属张维平指认,公安机关仍在进一步核查中。